《島上》

關於部落格
2008年台北藝穗節超級主打星~~~
新品種政治諷諭戲~~~

  • 61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專訪導演陳亮君

政治並非我長期投入的主題,但這劇本風格化的語言和設定很有意思,可演性也高;劇中並非侷限於寫實場景的刻畫,許多異想天開的成分,更是有別於我之前的作品。後來《島上》申請到華山的車庫工坊演出,深切的感覺到空間本身的時代感與歷史感,更讓我們覺得「啊!找對地方了」!

從歷史軌跡看政治,也看「人」的轉變

 《島上》並非談論當下政治現況的戲,而是試圖從「歷史」的角度觀看。
 舞台設置「歷史走廊」,標示過去年代進程外,更重要的是,在2009、2010那片空白的牆上,可以提供觀眾寫下對「未來年代」的期許,觀眾因此成為演出的一部份

島的歷史是政治的歷史,更是島民(處境)的歷史----本劇主軸在於「政客」的熱血年代v.s.墮落年代----換句話說,我們並非慷慨激昂地加入口水戰(那太容易了!)

我們關注的重點仍然在「人」本身「轉變的過程」 ----人,是怎麼成為複雜的人?

從劇本到劇場

《島上》劇本受到府城文學獎肯定,本身有它作品獨有的特性;但在落實到劇場空間時,為了能呈現閱讀文本的完整感受,調整、修改在所難免。編劇在這部份也給予很大的自由,比方說,劇本原先設定的跳tone語言,我讓演員現場即興,不停的嚐試,花費許多時間討論與建構,直到找到適合的詮釋。劇本原先的語言或許對觀眾來說太跳躍,於是我與演員透過聲音、肢體與態度,讓劇本所要傳達的訊息更加完整,也更有傳達功能。

舞台設計的概念,是創造一個會移動的有機島嶼
隨著台灣從專制到民主時代的分野,島嶼也跟著分開;大家在各個離島上,各自忙著自己的事情。
這是眾聲喧嘩的場面:每個人都可以講自己想講的話,但也沒有甚麼人真正在意你講的話……。島嶼同時長滿麥克風、大聲公、錄音機、燈泡,演員也和現場攝影機互動----政治即表演,當我們談論台灣政治,自然也涉及媒體與政治、媒體與我們,從而建構出我們與大環境的關係。

表演部份,就如同大家知道的,演員素質非常整齊。
但畢竟我們是活在自由時代的年輕人,對於「有話不能說,說了會被關」那年代的想像確實有困難。
除了去建構那種壓制的時代氛圍,演員也必須把自己在這個時代真正「在意」的事情轉化,做為心理基礎。比如說,工作過程裡,我們討論「白曉燕事件」、「交白卷事件」、「籌組兄弟會」等等----這是我們這世代共同經歷過的重要經驗,也讓我們都深刻感受到社會的集體恐懼與焦慮。

有時候我會想,在台灣戒嚴到解嚴那個年代做戲,是件很幸福的事。
當時的作品,即使受限於資源、技術而在今日看來似乎顯得手法簡陋;但其旺盛的生命力非常耀眼,而這也才是我活在這個世界的方式----真正做一些和人群有關的事。

戲,應該和觀眾、和人群「發生關係」

這或許也可連結到,「三缺一劇團」共同摸索出來的行銷方向,或說「戲劇理念」,就是注重戲和觀眾之間的連接點。之前編劇和女主角都有去民進黨的青年論壇發言,希望能喚起注意;接下來也計畫參與一些民間活動,找機會讓與眾看見我們在做的事情----並非只歡迎綠營民眾進劇場來看戲,我也必須再次強調,這齣戲絕對不分藍綠,甚至會冒犯到一些綠營的人----只是希望讓大家發現,戲和人群、和「我們」之間是有連結的,會「發生關係」。這也是三缺一劇團會上街頭擺地攤的一個重大因素,觀眾與人群,對我們而言永遠是第一位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